广告QQ2328399964 微信a2328399964
  • 广告QQ2328399964 微信a2328399964  

【逃犯條例】張宇人致黨友:田北俊處理廿三條也未諮詢所有黨員

因應修訂《逃犯條例》風波的處理手法,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與另外3名榮譽主席去信黨員,促請黨主席張宇人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,指不應將自由黨陷於與市民對立的位置。


除了透過自由黨回覆傳媒,張宇人昨晚(8日)亦致函黨員。他解釋6.9遊行後發出的新聞稿,沒有議員反對內容,也沒有人反對在當晚發出。

他直指田北俊當年身為自由黨主席,處理《基本法》23條立法的時候,「也有未能夠諮詢所有黨員的意見及得出共識的情況」,形容田北俊當時的做法與他過去數個月的做法無異,又稱黨員希望若黨以後有何紛爭,應該內部解決,而不應在公眾面前公開討論。

訊息在昨晚9時發出,張宇人首先解釋6月9日發出新聞稿的內容,指當晚新聞稿只說「自由黨重申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」,當中沒有提及立法會恢復二讀。他又指出,當晚致電給自由黨3位立法會議員,他們一致同意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繼而他們考慮是否就此發出新聞稿。

按張宇人的說法,易志明及邵家輝當時給他的回覆是需要立即發出新聞稿,而鍾國斌曾對於發出新聞稿的時間表示猶疑,他質疑在當晚或是等到翌日早上才發出,及後新聞稿寫起並供傳閱,「沒有議員反對新聞稿的內容,也沒有人反對在當晚發出」,結果自由黨在沒有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下在當晚發出新聞稿。

張宇人指自加入自由黨至今,明白黨員對事件經常有不同的看法,對於黨員的和而不同,「我們一直都表示尊重,以後我也會繼續堅持這個態度」。


張宇人向黨友表示,田北俊處理廿三條也未能諮詢所有黨員。(資料圖片/盧翊銘攝)

張宇人又提及田北俊做主席的方式,指今次與過往發生過的爭議性事件一樣,「作為黨主席,我參照自由黨歷任前主席的做法來處理」。他形容田北俊身為主席處理《基本法》23條立法的時候,也有未能夠諮詢所有黨員的意見及得出共識的情況,「當時所用的方法,實與我過去數個月的做法無異」。

田北俊昨天又表示,政府現時應委任獨立委員會,調查修例事件的前因後果,但礙於張宇人是行會成員的身分,公開大力支持政府只需作內部調查的立場,對公眾的要求充耳不聞。張宇人向黨員解釋,從沒有斷言否決成立一個有公信力的獨立委員會,但他只是從務實的角度分析,「調查的範圍如何全面而不偏頗,而調查工作又如何切實可行,不會因為無從引證而淪為別人的政治工具,這些都需要慎重考慮」。

他指,田北俊要求他辭任行會的理由並不合理,自言從沒有忘記在行政會議有責任反映商界及巿民的意見,重申由昨早開始,許多黨員致電或傳短訊給他,說會給他全力的支持,「其中一個重要的信息是,他們希望若黨以後有何紛爭,應該內部解決,而不應在公眾面前公開討論」。

他期盼,田北俊會繼續支持他作為自由黨主席,並不時向他及自由黨提出意見。

【逃犯條例】修例壽終正寢 內媒鴉雀無聲 微博網民批港府退讓

【逃犯條例】修例「壽終正寢」 蔣麗芸:乾脆講「撤回」又如何?

【逃犯條例】裝修舖反修例直幡被毀 老闆無懼打壓「撕一貼一」

【逃犯條例】11間大學校長對反修例風波表態 誰最關心學生安危?

以下為張宇人信息全文:

致各位自由黨友,

今早(2019年7月8日),我收到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的來函,以及聽到他在商台節目的訪問,在此我想作出幾點澄清:

首先,他提及我作為自由黨主席,竟然在六月九日自由黨發出的新聞稿中,同意在六月十二日恢復《逃犯條例》的二讀立法程序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當晚我們在新聞稿只說,「自由黨重申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」,當中沒有提及恢復二讀。當晚,我致電給自由黨三位立法會議員,他們一致同意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繼而我們考慮是否就此發出新聞稿。易志明議員及邵家輝議員當時給我的回覆是,我們需要立即發出新聞稿,而鍾國斌議員曾對於發出新聞稿的時間表示猶疑,他質疑在當晚或是等到翌日早上才發出。及後新聞稿寫起並供大家傳閱,沒有議員反對新聞稿的內容,也沒有人反對在當晚發出。結果自由黨在沒有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下,在當晚發出了新聞稿。

第二,自我加入自由黨至今已有多年,明白黨內成員對事件經常有不同的看法,對於黨內成員的和而不同,我們一直都表示尊重,以後我也會繼續堅持這個態度。

第三,今次與過往發生過的爭議性事件一樣,作為黨主席,我參照自由黨歷任前主席的做法來處理。回顧田北俊作為自由黨主席處理基本法《23條》立法的時候,也有未能夠諮詢所有黨員的意見及得出共識的情況,當時所用的方法,實與我過去數個月的做法無異。

第四,對於是否成立一個有公信力的獨立委員會去調查整件修例事件,我從沒有斷言否決。我只是從務實的角度分析,調查的範圍如何全面而不偏頗,而調查工作又如何切實可行,不會因為無從引證而淪為別人的政治工具,這些都需要慎重考慮。

因此,我希望各位黨員明白,榮譽主席田北俊要求我辭任行會的理由並不合理。我從沒有忘記,在行政會議有責任反映商界及巿民的意見。事實上,由今早開始,許多黨員致電或傳短訊給我,說會給我全力的支持。其中一個重要的信息是,他們希望若黨以後有何紛爭,應該內部解決,而不應在公眾面前公開討論。

儘管我與榮譽主席田北俊在政見上不時有分歧,但我一直非常感謝他給我的支持。我也期盼,他會繼續支持我作為自由黨主席,並不時向我及自由黨提出意見。

广西防城港上思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