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QQ2328399964 微信a2328399964
  • 广告QQ2328399964 微信a2328399964  

江南

常有人如此描述,曰:“秀色江南。”然而这“秀色”该是种怎样的颜色啊?莫非是那一座座苍老了容颜却依旧耸峙的水乡石桥的朴素的灰绿?还是那菁菁流淌了千年,荡开微波,轻风逐流的江南水乡血脉的澄澈通明?或是那盛开在烟雨朦朦中颇具风情的油纸伞的古色古香的美?……江南,在所有时代的卷轴里都是那么的画中有诗,那么富饶美丽。


江南是水的江南。江南的水,没有北方地区山川大都那气吞万里的磅礴之势,也不比那些已被视作生命之源的西北辽原之魂,它只是送出涓涓细流,涤荡这座座城市间的浮躁,平抚这片在今世经济高速列车风驰而过之后,烙下的块儿块儿焦灼。

当然,水乡古韵并不只是来自于那悠悠的运河水,也来自那横卧于水网之上的千百座古桥。江南又是一处古桥文化的传承地。每一座古桥都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都有几个不普通的故事;每一块石板都有几痕无法抹去的印记,都是一串串辛酸与泪水、欢笑与高兴的见证。走过石桥,便是走过了从亘远传来的江南的岁月。

江南有江南的四季。或许人们不惜以“四季如画”来与江南相媲,然而,在我对江南略略品来,便知江南的美感却决然不是那寥寥数笔所能够描绘的。因为再好的画师也诠释不了江南美的悉数,再唯美的意境也依然不过是粉饰过后短暂的美。而江南的美该是不加修饰的,是最能体现大自然的本色发明的。就像,春天,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,在江南更加凸显出来。散步江南的田间,几声蛙鸣,几回雁吟,抽新的芽泛起的星星点点的绿,就能让你那孤单了一冬的感官享用一次听觉与视觉的双重“盛宴”。江南是温文的,因而相比之下,夏与冬则更似两位远道而来的访客。当热情火辣的夏与素裹银装的冬盛情来访江南的时候,水乡之子们无不会划着乌篷笑靥相迎。因为江南之人,本身便有着如水一般容纳万物的胸怀。

然而,最喜江南的秋了。最喜看到那些繁忙一季终换来满心沉甸甸的丰盈的高兴,惬意地信步江南岸的人了。他们满面笑容就像道边绚烂的野菊花,小小的,却又深深地装点着江南的美秋。如此走在江南的秋风里,感触秋意最浓的时候当数黄昏时分落雨了。当满世界下起秋雨,淅淅沥沥,抑或洋洋洒洒,像少女的红皮鞋在雨中忘情地奔跑,啪嗒,啪嗒,啪嗒……直到雨声渐齐,有时巨大的水幕便会漫山遍野地袭来,倒入江南这座已深化人们生活的浑然天成的水库。屋外的人打着伞,待到缓过了神来,便也不再急赶,反倒是有想要好好品一品这有着浑厚秋味儿的江南的秋的意趣了。而屋内的人看得迷糊,乍一开窗,便似母亲掀去了风夜里温暖的被子,不禁冷颤起来,而存储一夏的热气倦意也俱已“随风潜入夜”了。江南的秋,江南的雨和人,组合得确似更胜似一幅灵动的中国水墨画。

其实,江南正是如此秀色可餐。

广西防城港上思县